列印 
詳細內容: | 發佈:2009-08-07 | 點擊數:1165

不要暴力,而要和平

一、

我們再一次地敢向世界和人類提出這一個溫和而嚴肅的名詞-和平。這個名詞使我們心情沈重也使我們喜悅。這不是我們的名詞;它是從無形的國-天國而來。我們察覺到它先知般的超越性,這種超越性並不因我們謙遜的重複「主愛的人在世享平安」(路二:14)而有所失色。我們還是要說:和平應該成立!和平是可能的!

這就是宣報,這是新的,常新的偉大報導;這是福音,是我們在新的一九七八年恩寵年的開始,我們應該向所有的人民宣報的:和平是給所有民族的恩惠,是他們能夠而且應該接受的,應該放在他們生活、計畫、希望和幸福的顛峰。

我們再重申:和平不是純粹的理想,也不是誘人卻沒有結果也無法達成的烏托邦。它是,也該是,一項事實—一種動力的事實,是在文明的每一時期該產生的,就像我們藉以為生的麵包,是大地和上智的果實,但也是人類的產物。同樣的,和平不是大眾漠不關心的狀態,享受這種狀態的人可以什麼也不管,什麼紛亂也沒有,而他們可以有固定的平靜的幸福,品嚐惰性和享樂,而不警覺和勤奮。和平是基於動的平衡,並且不斷產生精神和行動的力量,它是智慧和活的勇氣。

因此在這一九七八年新年的開始,我們懇請所有善意的人士:社會生活集體操行的領袖們,政治家、思想家、發行人、藝術家,那些製造輿論的人,學校的教師、藝術和祈禱的老師、世界武器市場的大設計家和經紀人-我們懇請他們大家今天再一次慷慨誠意的開始反省世界上的和平!

二、

依我們看在和平的演革中,有兩個主要現象值得我們注意。第一種現象是非常積極的,而且是因和平的發展過程而構成的。這是一個逐漸在人類良知裡面爭取到地位的思想;和平促進、導引並陪伴進步的觀念,進步也就是人類團結的觀念。我們這一時代的歷史—可以說是光榮的時代—點綴著維護和平的輝煌文獻的花朵,和平受到人們的仔細思索、嚮往、創立、慶祝並保衛:赫爾辛基就這樣說。而這些希望將為下一次聯合國大會特別會議以及偉大而謙下的和平工作者的努力所確定,此次會議將討論裁減軍備的問題。

今日沒有一個人敢主張以人間殘殺鬥爭的計畫-就是戰爭的計畫,作為安和樂利的原則。即使民族團體藉著近乎法律條件的要求表達他們的合法民族性,不能以戰爭當作解決的方法而有所成功;我們深信不顧一切運用武器的事是可避免的,因為今日的武器比先前的都更瘋狂的有殘殺性和毀滅性。可是現在世界的意識,都被我們的和平不過是停戰的假設所擔心,以為不能控制的大災能猝然爆發。

我們想用高聲疾呼現代戰爭的不合理以及和平的絕對需要,來驅除此險惡和可怕的夢魘-和平不是建立於有極度破壞力的武力上(日本的慘局記憶猶新),也不是建立在某些政權架構性的暴力上,和平是建立在正義與自由的有耐心、合理和忠誠的方法上,就像現代大的國際組織所推行和維護的。我們深信我們偉大的前任教宗比約十二世及若望廿三世的訓導,將繼續在此基本問題上,啟發現代的教師和政治家們的智慧。

三、

可是,我們也願意指出第二個現象,一個消極的而與第一個共存的現象:就是過火的或預謀的暴力現象。這種現象流傳在我們今天文明的生活中;一個國民利用機會設下陷阱並乘人不備時襲擊另一個國民,因為這個人是他個人某些利益的合法阻礙。這種我們還可以稱之為私下的暴力,雖然是以暗中和朋黨幫會方式狡猾組成,但已逐漸令人擔憂形成慣例。因為他們是非法的,可以稱之為罪犯,可是某些在某一時間及某些情況下所做的示威,必須另作分析,而這件事是非常複雜而又困難的。這種暴力來自未受訓練和未獲幫助的良知的衰微,同時常受到社會悲觀主義的浸透,以致在精神上喪失趣味,以及為自己的利益所該有的忠實,同時它也忽視了人心中最美的以及最幸福的愛-高貴而忠信的愛。暴力的心理時常源自報復的劣根,以及未滿足的正義籠罩在劇烈和自私的思想中,潛在的毫無控制而指向任何一個標的,可能的事取代了正當的事,唯一的約束是怕受到公開的或私下的懲罰。因此,這種暴力的平時態度是一種躲躲藏藏的行動,是一種膽小而背叛的行為,以致成功的脫罪,而暴力未得該有的懲罰。

暴力不是勇氣。它是盲目精力的爆炸,降低人格,使人的理性層次降為感情用事。雖然有時暴力保持某種自制,但卻追求卑鄙的表達方式:例如陰險的攻擊、偷襲,以強力欺侮弱者和無力抵抗的對手,他們利用偷襲和恐怖以及瘋狂;假如這是兩個競爭者之間的關係,那麼哪一個比較可恥?

四、

關於用暴力來「算帳」的現象:豈不是這種暴力利用仇恨、怨恨和敵對的下賤手段,危害社會並使團體蒙羞,而破壞了形成任何社會-家庭、種族、團體或其他的主要結構的人情?

暴力是反社會的,因為它運用方法行使集體的共犯,在這種共同犯罪的行為中,沈默的陰謀形成了凝結的水泥和防禦體,榮譽的不名譽的意識,給予暴力一種良心上的掩飾。這是今日流傳的一種對真正社會意識的曲解,是以秘密所掩護的,以含有集體自私形式無情報復做威脅的曲解。暴力猜疑正常的法律訴訟,而常狡猾的逃避訴訟程序,運用計畫,幾乎常用武力和犯罪事件,有時竟演變為無情的恐怖手段,走入歧途而成了可悲的鎮壓的因由。暴力引向革命,而革命引向自由的失落。暴力發展的命運是由錯誤的泉源而來的。暴力首次爆發時,或許有其合理的動機,但由於它用武力來求反抗,就難避免作繭自縛的結果,並違反它本來的動機。那麼基督的金言很對,他說:「…凡持劍的,必死於劍下」(瑪廿六:52)。因此我們要切記:暴力並非勇氣,暴力不會使應用它的人高貴。

在此和平文告中,我們談暴力是和平的反面,而我們未提起戰爭。戰爭還是應該受到我們所責難的,雖然今天越來越受到普遍的排斥;對手反戰已經有社會上和政治上值得讚美的和較有權威性的努力。另外戰爭之所以受阻,是因為武器的可怕性能,能直接造成非常悲慘的事件。所有的民族都怕,而特別是強大的民族,他們阻止戰爭,因為戰爭能演變成宇宙的大火災。恐懼只能算是幻想中,遏止戰爭而不是實在的阻止,因此如我們上面所說,在最高的政治階層,同時致力於高尚而又合理的避免戰爭-這種努力不應該太注意平衡理想敵人之間的武力,而要指出戰爭的極端不合理,而且同時要在各民族之間建立起關係,因為人民與人民之間越來越互相隸屬,根本休戚相關,越來越友善和人性。天主願意如此。

但是我們不能閉目不看那局部戰爭的悲痛事實,一則它還在某些地區蔓延,一則是因為心理上戰爭在我們現代歷史中尚未完全排除。我們反戰爭的戰爭尚未得勝,而我們對和平的答覆尚是在嚮往的事而非實在的;因為在許多地區和政治的情況尚未能有公正而又和平的解決,未來衝突的可能性還是區域性的。我們對和平的愛好應該保持警戒;其他的預料也是如此,除了那新的世界大戰外,也要求我們注意並提倡和平,即使是戰壕的外邊。

五、

而事實上今天我們應該保護和平,根據所謂形而上的觀點。這個觀點是先於且超過軍事停火的歷史和意外的觀點,以及外表的「秩序的和諧」。我們願注意和平的因由,它是反映在人的生活上的。我們對和平的答案要伸張到在生活中的答覆。和平不單應該帶到戰場上,也應該帶到人生活的任何時刻。也有-的確應該有-一種不單保護人的生存不受戰爭武器威脅的和平,同時也要保護人生命不受任何危險、任何災害、任何陰謀攻擊的和平。

對這一主題我們可以長談,可是在此時我們提出的幾點不多而卻很具體。在我們文明的結構中,有一種有學問、勇敢和好心的人,他們以醫學和醫術做為他們的聖召和職業,他們是醫師和那些和他們一起在他們指導之下,為了人類的生存和福利而研究和工作的人。對這些智慧的並慷慨保護人生命的人,表示我們的崇敬和感激。

以宗教家的身份,我們對這些獻身於人類肉體、和精神、健康的菁英,表示無比的欽佩、感謝和信任。在好多方面,身體的保健、疾病的治療、痛苦的減輕、發展和工作的能量、現世生命的延續、甚至大部分倫理的生命,都靠這些人類的維護者、保護者及朋友的智慧和照顧。我們盡量和他們接近,支持他們的辛勞、他們的榮譽和他們的精神。我們希望他們和我們一起,在生命能因人的有意和惡意的計畫而受到危害時,誓死保護人性的生命。在我們對和平的答覆中,也宣告對生命的答覆,人性生命從它一存在開始就是神聖的。「你不可殺人」的法律,以超越的權威保護人生命的無法言諭的奇蹟,這是指引我們對「人」的聖職的原則,我們深信醫師職是我們的盟友。

我們同樣信任培育人生的職務,父母的職務,尤其是母親。我們的話語成了何等的精細、何等的溫柔、何等的親切而又何等的強有力!在此新生生命方面,和平傳佈了它第一個保護體,它是有最溫柔的保護,但也是有防禦和愛的保護。

於是,我們不能不表示反對任何危害新生生命的一切,我們必須呼籲一切的權力以及任何一位有關的人,致力於禁止預謀的墮胎以及相關的解決方法。母胎和嬰兒的搖籃是第一道防線,它們不但保衛和平與生命,也建立和平(參閱詠一二六:3等)。凡反對戰爭和暴力而選擇和平的人,自然的依其深切而基本的要求選擇生命和人類;這就是本文告的意義,我們以謙卑而又熱切的信念,再次的把他寄送給世界負責和平的人,以及我們全球的弟兄們。

六、

我們應該為所有的兒童說一句話。面對暴力,兒童們是社會最脆弱的一面,可是他們卻是美好將來的希望。希望藉某些和藹而又細心的人能使我們的文告也達到兒童們的心中。

為什麼呢?第一、因為在前幾年的和平文告中,我們指出我們不但以我們自己的名義,也是以基督之名說話,祂是世界「和平之王」(依九:6)

祂曾說「締造和平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稱為天主的子女」(瑪五:9)。我們相信,沒有基督的指示和助佑,真正的、永久性的、和世界性的和平是不可能的。我們也知道基督的和平,並不削弱人民,並不使人們怯懦,或成為他人傲慢的犧牲品,但是卻使人們能為正義而奮鬥,並以愛的寬大,也是才能,解決許多問題。

第二、兒童們,你們也常爭吵。要記得,想用爭吵、打架、記仇、報恨來顯示比你們的兄弟姊妹和朋友強,那是有害的虛榮。你們要說,大家都這樣做。不,我們要對你們說這是錯誤的,假如你們想要更強,你們要在精神和品行上強,你們要學習控制自己,學習如何寬恕,如何和得罪你們的人很快成為朋友,這樣,你們將成為真正的基督徒。

不要恨任何人。在與你們同年齡的比較時,在與不同的社會背景的人或不同國家的人相比時,你們不可驕傲。你們不要以自私的動機做事,以輕視-我們再說一次-以報復而行事。

第三、我們想當你們長大時,你們應該改變現代世界的想法和做法,這一個大家都想與別人不同的世界,把自己與別人分離而與別人打鬥。我們不都是兄弟和姊妹嗎?我們不都是同一個人類大家庭的成員嗎?不是所有的國家都有義務和睦相處而建立和平嗎?

你們新時代的兒童們,應該習慣於愛每一個人,讓我們的社會成為一個更高尚、更忠誠、更團結的團體。你們不是真正願意成為人而不做狼嗎?你們不是實在願意喜愛做正當的事,幫助有需要的人,做好事只求良心的平安嗎?好,要記得耶穌在受難前夕的最後晚餐時所說的話,祂說:「我給你們一條新命令:你們該彼此相愛…如果你們彼此相愛,世人因此可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若十三:34-35)。

親愛的兒童們,我們問候你們,降福你們。口令是:不要暴力,而要和平。

一九七七年十二月八日發自梵蒂岡

教宗保祿六世